女子连续两次三胞胎,去医院检查,医生的回答真是醉了

时间:2018-02-17 21:20:38 作者:睡前树洞 阅读: 863 点赞: 15 分享: 55

01:出卖自己的初夜

帝豪酒店,总统套房。

苏若云坐在巨大的Kingsize床边,手死死捏住裙角,脸色苍白。

突然,门外传来沉稳的脚步声,她身子一颤,抬头,就看见房门打开,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进来。

昏暗的灯光照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刹那间,苏若云如遭雷劈,呆在原地。

“严白,你怎么会在这?”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脱口而出,

她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就感到下巴一疼,抬眼,就对上严以白冰冷的眸子。

“怎么,看见我很震惊?”严以白死死捏着她的下巴,嘴角是带着笑的,可偏偏声音冷得宛若寒冰,“你一定在想,这个连学费都交不出的穷小子,怎么会有一百万买下你的初夜?”

苏若云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还来不及开口,可这时,一个酒店的服务员推着餐车走进来,恭敬的对严以白说,“严少,这是我们酒店送您的晚餐,希望你用餐愉快。”

严以白仿佛没有听见服务员的话,依旧死死盯着苏若云。

可苏若云脸上最后一丝血色,却是在刹那间褪去了。

“严少……”她喃喃着开口,下一秒,眼睛瞪得滚圆,“等等,你是严以白?严家的那个严以白?”

整个S市,姓严的人很多,但能被帝豪酒店的人尊称一声严少的人,只有一个——

S市首富严家的独子,严以白。

严以白冷笑一声,一把甩开苏若云,走到餐车旁,拿出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讥讽的开口:“是,我的真名,的确不是严白,而是严以白。”

苏若云脑子里轰的一声。

她的初恋,她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竟然是堂堂严家的少爷严以白?

可当初他不是告诉她,他是山区来的穷小子么?不是连交学费都困难的贫困生么?

“你骗了我?”苏若云似是反应过来什么,脸色更白。

“不错。”严以白拿着红酒杯摇晃,冷笑着斜眼看着她,“如果我当初不是骗你说我是个穷小子,我怎么能看清你的正面目?”

三年前,父亲为了锻炼他,断了他的财路,让他独自一人去隔市的大学读书。

在学校里,他认识了苏若云。

初识时,他故意说自己是山区来的穷小子,就是想看看,苏若云是否和那些从小就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一样,只是看中他的家世。

可苏若云没有,她还是和“穷小子”的他谈恋爱了。

他曾经以为,她是世界上最单纯的女孩,爱她爱的发狂。可毕业那天,她却突然告诉他,她要分手。

他疯了一样的问她为什么,可她只是丢给他一句话:因为你没有钱啊。

多讽刺啊,她竟然对堂堂严家少爷说,你没有钱?

想到当年的事,严以白眸底再次燃起怒火,他一口饮尽杯里的红酒,将酒杯摔碎在昂贵的地毯上,上前再次捏住苏若云的下巴。

“好了,当年的事,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他神色冷漠地开口,“今天我付了钱,你就要履行你的义务!”

“严以白你……啊!”

苏若云甚至都没有反抗的机会,身上的裙子就被嘶啦一声撕裂!

02:她心里的秘密

没有任何的前戏,也没有丝毫的温柔可言,只是粗鲁的占有!

苏若云被压在柔软的被褥之间,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她的泪水一颗颗滚下来。

曾经的严以白,就连亲她都会温柔的过问她的意思,可如今,他却将她当做泄愤的工具一样尽情糟蹋……

可她能解释么?

不……

她不能。

一年前分开的时候,她早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将这个秘密埋在心底……

她闭上眼,掩去眼底的绝望。

-

等一切结束的时候,苏若云瘫软在被褥之中,宛若被玩坏的木偶。

严以百毫不眷恋起身,穿上衬衫,神色冷漠地看着床上的苏若云。

目光无意间扫过纯白床单上刺眼的红色,他的墨眸微微一闪。

可不过稍纵即逝,他很快又恢复了冷漠。

系好衬衫最后一颗扣子,他转头就准备走,可这时——

“等下。”

身后传来苏若云虚弱的声音,他回首,就看见她挣扎的坐起来,对着他伸出手。

“你还没有给我钱。”她轻声说。

严以白身子一颤,下一秒,他眼底的怒火爆发!

他真是恨不得上去掐死眼前的这个女人!

钱!

她的心里,难道就只有钱么!

“钱是么?”他怒极反笑,突然拉出旁边的一个袋子,一甩,哗啦啦的,无数粉红的钞票,都落在地上,“要钱,就自己爬起来捡!”

苏若云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严以白一定是故意的。

他明明可以准备支票或者转账,可偏偏,他要用现金,还这样扔在地上,就是为了侮辱她。

可就算是侮辱,她也不能不要这笔钱。

于是她挣扎的从床上起来,下半身疼得仿佛都要裂开,可她还是咬牙忍住,裹着被子,将地上散落的钱,一张张捡起来。

看着地上跪着捡钱的女人,严以白的手不自觉地握拳,关节都作响。

为了钱,什么尊严,什么清白,什么良心,她都可以不要了么!

他当初真的是瞎了眼!竟还会觉得这种女人单纯!

严以白现在多看苏若云一眼都觉得恶心,他狠狠踹翻旁边的茶几,头也不回的离开。

听见房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苏若云捡钱的手,才蓦地顿住。

她低着头,泪水一颗颗滴在地毯上,晕开水渍。

他……一定更嫌恶她了吧……

不过,这样也好……

这样,等她走了以后,他也不会难过吧……

苏若云如此想着,突然就觉得胸口一阵血气翻涌。

“咳咳!”她捂着嘴咳嗽起来,等摊开手,就看见手心一滩血红,触目惊心。

苏若云怔怔。

果然……她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么?

-

苏若云将一切收拾完,便匆匆拿着钱来到医院。

“欧阳医生,这是给我妈妈的医药费,一百万,应该够了吧?”她将装着钱的袋子送过去,一脸紧张。

欧阳肃是个年轻人,长得眉清目秀,看着眼前的一大袋钱,他不由呆住了,“若云,这些钱你是哪里来的?”

苏若云身子微微一颤,没答话。

可欧阳肃已经看到她脖子上青紫的痕迹。

他猛地明白过来什么,眼底闪过一丝心痛,捉住苏若云的肩膀,“若云,你这是何必!就算是为了救你妈妈,你也不能这样作践自己啊!”

03:还要更多的钱

苏若云苦笑地摇摇头,“我没事……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死前,我只希望妈妈能快点好起来。”

欧阳肃看着眼前的女孩,明明这样的纤细柔弱,可眸里的光却那么的坚强。

他是医生,理论上对病人和病人家属不应该有太多的私人感情,可这一年来,他看着苏若云为母亲的医药费奔走,还是忍不住心疼。

他只恨自己不够有钱有实力,不能帮帮这个可怜的女孩。

“医生,你还是帮我看看,这一百万,够给妈妈动手术么?”苏若云又恳切的开口。

欧阳肃回过神,脸色更为不忍,“你妈妈的手术费一百万是够了,但后期的用药,你恐怕还需要再凑20万。”

苏若云脸色更白。

还要20万?

难道她还要再去卖自己一次么?

不……

她真的做不到了……

“好的。”心里虽然一片绝望,但她还是强迫自己振作起来,“我会想办法的。”

苏若云转头看向重症室里的妈妈。

妈妈……我一定会救你的,你等着我……

-

苏若云很快离开医院,在公车站踌躇良久,她还是坐上了前往市中心的车。

事到如今,只能去求父亲了。

二十万而已,他总不会都不愿意给吧?

来到苏家别墅时,已是傍晚,苏若云站在门口正不知道该不该敲门,可这时,一辆豪车突然停在别墅门口,一个中年男人下了车。

看见男人,苏若云眼睛一亮,赶紧走过去,“爸爸。”

苏海天身子一颤,转过头看见苏若云,眼底满是震惊,“你怎么来了?”

“我是想来跟您借钱的。”苏若云鼓足勇气开口,“妈妈病重,还需要20万手术,你能不能先借给我?我有钱了一定还你。”

苏海天脸色顿时尴尬起来。

“那个……若云啊,不是爸爸不想救你妈妈,只是因为爸爸最近手头也很紧,20万真的有点困难……”

他正努力找着借口,可这时,车子后座的门打开,一对漂亮的母女走下来,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

苏若云也认识那几个袋子上的品牌,随便一个包都是好几万,这么多个包,加起来也是好几十万了。

苏若云的眼神顿时冷了下来,旁边的苏海天也是一阵尴尬。

他刚才还说没钱,可现在那么多名牌购物袋,简直就是打他的脸。

下车的邱素素,在看见苏若云的刹那,原本的笑脸顿时跨了,尖着嗓子开口:“你来干什么?”

“我来借钱,我妈妈需要医药费。”苏若云面无表情的开口。

“那个狐狸精要死了?”邱素素眼睛一亮,“那太好了!给什么医药费,让她赶紧去死!”

苏若云一直忍着的火气这下终于忍不住爆发。

“什么狐狸精!当初破坏我爸妈婚姻的是你!”她恼火的开口,“你还好意思说我妈妈是狐狸精?”

“若云!你怎么和你邱姨说话的!”苏海天听不下去了,厉声斥责。

邱素素被骂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眼眶直接就红了。

“好,苏海天!你就去管他们母女吧!反正我和可儿都不是你的家人,她们母女才是!你尽管把钱给他们!”

邱素素哭着就跑进屋子了。

04:意想不到的客人

苏海天赶紧想追上去,可苏若云拉住他。

“爸爸,妈妈真的需要医药费……”她张嘴想说什么,可苏海天只是不耐烦的抽出一张支票。

“好了好了,这点钱给你,别来打扰我们了!”

说着,他匆匆离开。

苏若云低头一看,支票上是两万块。

这一刹那,她都不知道是应该愤怒还是难过。

妈妈危在旦夕,苏海天连20万都不愿意给,可对他的新任妻子和小女儿,却可以一掷千金?

妈妈也曾经是他的女人,她也是他的女儿,这待遇,怎么可以差那么大?

苏若云捏着支票,心痛的都要窒息,可这时候,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抬头,就看见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苏馨儿正一脸心疼的看着自己。

“姐姐,爸爸这也是心情不好,你不要和爸爸生气。”苏馨儿温柔的开口,一边从口袋里也拿出一张银行卡,“这张卡里有十万块,是我的零花钱,希望能帮上忙吧。”

苏若云难以置信的看着苏馨儿。

爸妈离婚的早,所以她从小和自己的这个妹妹接触并不多,她真的没想到在自己这样绝望的时候,竟然会是她站出来帮自己。

“谢谢你。”苏若云轻声道,接过了卡。

现在不是自尊心作祟的时候,为了救妈妈,她必须要尽快凑齐20万。

“这样一来,还差8万吧?”苏馨儿还在热心的帮苏如云思考,“可我真的是没钱了,爸爸虽然大方,但也不会给我太多零用钱……这样吧,我有个朋友最近刚开店,在找服务生,给的待遇很好,你要不要去试试?”

苏若云微微犹豫,“工资高的服务生……到底是做什么的?安全么?”

“当然安全。”苏馨儿知道她在担心什么,笑了,“虽然是特色餐厅,但是不会做那种交易的,你别担心。”

苏馨儿给苏若云一张名片,苏若云道了谢,就匆匆离开了。

苏若云走的急,因此都没注意到,她身后的苏馨儿,嘴角扬起的一抹得逞的笑容。

-

当天下午,苏若云就到了苏馨儿说的餐厅。

那是一家Cosplay餐厅,服务员是清一色的美女,会穿上各种特色服装来给客人端菜点单。

如苏馨儿所说,这个餐厅的确是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交易,但其实说白了,也是出卖美色。

如果是以前的苏若云,肯定是不愿意打这种工的,可此时,想到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母亲,她咬了咬牙,还是换上了总经理给她准备的兔女郎衣服。

“换好衣服后,把这些酒送到302包厢去。”总经理命令。

苏若云不自在的整理了身上短的要命裙子,蹲着盘子走向包厢。

在包厢门口,她深呼吸一口,强迫自己露出一丝职业化的笑容,推开门进去,甜甜的开口:“主人们,你们的酒来啦。”

可当她刚踏入包厢,看清包厢里坐着的人,她的笑容顿时凝固在了嘴角,手一颤,差点将酒都泼了出来。

……

相关阅读
  • 注意啦!民政部公布一批非法社会组织,看看你知道多少

    注意啦!民政部公布一批非法社会组织,看看你知道多少

    2018-02-07

    近日,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接到反映,下列组织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组织名义开展活动,涉嫌为非法社会组织,现将名单予以公布(名单将持续动态更新),提醒公众谨防上当受骗。为获得取缔非法社会组织的有力证据,民政部表示,欢迎有关单位和个人通过以下渠道提供非法社会组织活动线索(包括组织名称、组织者、参加人、活动时...

  • 小鲜肉刘昊然-首谈选女友标准,原来他心中的女神是这样

    小鲜肉刘昊然-首谈选女友标准,原来他心中的女神是这样

    2018-03-10

    年轻、努力、有颜值、有演技、性格开朗活泼可爱,大概说的就是他了。之前因为和欧阳娜娜演过《北京爱情故事》,刘昊然和欧阳娜娜因为相仿的年纪,很快就成了好朋友,网上有很多网友说觉得他们还蛮合适呢。其实刘昊然在大学期间就曝过自己的择偶标准,看看他眼里理想的女友是什么样子的呢?刘昊然说他对女朋友的标准是:大眼...

  • 平昌运动员村 张静:工作着,新年就这么来了

    平昌运动员村 张静:工作着,新年就这么来了

    2018-02-16

    点击上方“冰雪1号”可以订阅哦!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到平昌顶岗实习已经两个多月了。除夕这天,张静值班,下午帮着北京冬奥组委来的三位观察员办理了入村手续之后,依照老习惯,又在村里巡视了几遍。先是去看了居民服务中心,主要是看看过年时增加了哪些活动以烘托过年氛。随后去了洗衣房,看看过年时的洗衣机利用率如何...

  • 安德烈席尔瓦:收获意甲首球的感觉真棒

    安德烈席尔瓦:收获意甲首球的感觉真棒

    2018-03-11

    米兰圈今天凌晨结束的一场意甲联赛中,AC米兰客场1-0击败热那亚,替补出战的葡萄牙射手安德烈-席尔瓦帮助红黑军团完成绝杀。赛后,安德烈-席尔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破门得分对我来说意味着一切,我想感谢每一个人,包括工作人员和我的队友们。”值得一提的是,这是22岁的安德烈-席尔瓦在意甲联赛的首粒进球。终场哨响后,...

  • 辽歌附近有家任性傲娇的牛肉面店,吃过它的银都不简单呐…

    辽歌附近有家任性傲娇的牛肉面店,吃过它的银都不简单呐…

    2018-03-11

    辽歌附近有家非常任性的牛肉面店。所谓的任性主要体现在——你大老远来、赶着早、花着钱、跟别人拼着桌…好不容易吃到一碗牛肉面,还觉得是自己今天运气爆棚了!第一次去之前就听说过此店的种种传闻,诸如“周末是不开的、刮风下雨是不开的、节假日是不开的、中午以后是不开的、有时候莫名其妙也是关门的……”;又诸如“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