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慈欣:“《三体2:黑暗森林》节选!”

时间:2018-03-02 12:15:20 作者:外星人的小窝 阅读: 4690 点赞: 56 分享: 63

~

沙漠变得空旷了,在留着纷乱脚印的沙地中,只剩下罗辑、史强、希恩斯和乔纳森。

“我真为以前的自己感到羞耻。”希恩斯说,“人类文明只有五千年历史,我们对生命和自由就如此珍视,宇宙中肯定有历史超过几十亿年的文明,他们拥有怎样的道德,还用得着怀疑吗?”

“我也为自己感到羞耻,这些天来,竟然对上帝产生了怀疑。”乔纳森说,看到希恩斯要说什么,他抬手制止了他,“不不,朋友,我们说的可能是一回事。”

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泪流满面。

“我说先生们,”罗辑拍拍他们的后背说,“你们可以回去了,如果需要,我会同你们联系的,谢谢。”

罗辑看着他们像一对幸福的情侣那样相互扶持着走远,现在,这里只剩下他和史强两人了。

“大史,你现在想说什么?”罗辑转向史强面带笑容说。

史强呆立在那里,像刚看完一场惊心动魄的魔术表演那样目瞪口呆,“老弟,我他妈真糊涂了!”

“怎么,你不相信我是正义天使?”

“打死我也不信。”

“那超级文明的代言人呢?”

“比天使稍微靠谱点儿,但说实话,我也不信,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嘛。”

“你不相信宇宙中有公正和正义?”

“我不知道。”

“你可是个执法者。”

“说了嘛,我不知道,我真的糊涂了!”

“那你就是最清醒的人了。”

“那你能不能给我讲讲这宇宙的正义?”

“好的,跟我走。”罗辑说完径直朝沙漠深处走去,大史紧跟着他。他们沉默着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穿过了高速公路。

“这是去哪儿?”史强问。

“去最黑的地方。”

两人走到了公路的另一侧,这里,路基挡住了居民区的灯光,四周漆黑一片,罗辑和史强摸索着坐在沙地上。

“我们开始吧。”罗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你讲通俗点儿,我这文化水平,复杂了听不懂。”

“谁都能懂,大史,真理是简单的,它就是这种东西,让你听到后奇怪当初自己怎么就发现不了它。你知道数学上的公理吗?”

“在中学几何里学过,就是过两点只能划一根线那类明摆着的东西。”

“对对,现在我们要给宇宙文明找出两条公理: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

“还有呢?”

“没有了。”

“就这么点儿东西能推导出什么来?”

“大史,你能从一颗弹头或一滴血还原整个案情,宇宙社会学也就是要从这两条公理描述出整个银河系文明和宇宙文明的图景。科学就是这么回事,每个体系的基石都很简单。”

“那你推导一下看看?”

“首先我们谈谈黑暗战役的事,如果我说星舰地球是宇宙文明的缩影,你相信吗?”

“不对吧,星舰地球缺少燃料和配件这类资源,但宇宙不缺,宇宙太大了。”

“你错了,宇宙是很大,但生命更大!这就是第二条公理所表明的。宇宙的物质总量基本恒定,但生命却以指数增长!指数是数学中的魔鬼,如果海中有一个肉眼看不到的细菌,半小时分裂一次,只要有足够的养料,几天之内它的后代就能填满地球上所有的海洋。不要让人类和三体世界给你造成错觉,这两个文明是很小,但它们只是处于文明的婴儿阶段,只要文明掌握的技术超过了某个阈值,生命在宇宙中的扩张是很恐怖的。比如说,就按人类目前的航行速度,一百万年后地球文明就可以挤满整个银河系。一百万年,按宇宙尺度只是很短的时间啊。”

“你是说,从长远来看,全宇宙也可能出现星舰地球那样的……他们怎么说来着,生存死局?”

“不用从长远看,现在整个宇宙已经是一个生存死局了!正像希恩斯所说,文明很可能几十亿年前就在宇宙中萌发了,从现在的迹象看,宇宙可能已经被挤满了,谁也不知道银河系和整个宇宙现在还有多少空地方,还有多少没被占用的资源。”

“这也不对吧?宇宙看上去空荡荡的,除了三体,没有看到别的外星生命啊?”

“这是我们下面要说的,给我一支烟。”罗辑摸索了半天才从大史手中拿到烟,再听到罗辑说话时,史强发现他已经坐到离自己有三四米远的地方了,“我们得拉开点距离,才更有太空的感觉。”罗辑说,然后,他拧动香烟的过滤嘴部分,把烟点燃了,同时,史强也点上了一支烟。黑暗中,两颗小火星遥遥相对。

“好,为了说明问题,现在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最简洁的宇宙文明模型:这两个火星就代表两个文明星球,整个宇宙只由这两个星球组成,其他什么都没了,你把周围的一切都删除。怎么样,找到这个感觉了吗?”

“嗯,这感觉在这种黑地方比较好找。”

“现在我们分别把这两个文明世界称做你和我的文明,两个世界相距遥远,就算一百光年吧。你探测到了我的存在,但不知道更详细的情况,而我完全不知道你的存在。”

“嗯。”

“下面要定义两个概念:文明间的善意和恶意。善和恶这类字眼放到科学中是不严谨的,所以需要对它们的含义加以限制:善意就是指不主动攻击和消灭其他文明,恶意则相反。”

“这是最低的善意了吧?”

“你已经知道了我这个文明在宇宙中的存在,下面就请考虑你对于我有什么选择。请注意,这个过程中要时刻牢记宇宙文明公理,还要时刻考虑太空中的环境和距离尺度。”

“我选择与你交流?”

“如果这样做,你就要注意自己付出的代价:你暴露了自己的存在。”

“是,这在宇宙中不是一件小事。”

“有各种程度的暴露:最强的暴露是使我得知你在星际的精确坐标,其次是让我知道你的大致方向,最弱的暴露是仅仅让我得知你在宇宙中的存在。但即使是最弱的暴露也有可能使我搜索并找到你,既然你能够探知我的存在,我当然也有可能找到你,从技术发展角度看,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可老弟,我可以冒一下险与你交流,如果你是恶意的,那算我倒霉;如果你是善意的,那我们就可以进一步交流,最后联合成一个更大的善意文明。”

“好,大史,我们到了关键之处。下面再回到宇宙文明公理上来:即使我是善意文明,我是否能够在交流开始时就判断你也是善意的呢?”

“当然不行,这违反第一条公理。”

“那么,在我收到你的交流信号后,我该怎么办?”

“你当然应该首先判断我是善意还是恶意,如果是恶意,你消灭我;如果是善意,我们继续交流。”

罗辑那边的火星升了起来并来回移动,显然是他站起身来踱步,“在地球上是可以的,但在宇宙中不行,下面我们引入一个重要概念:猜疑链。”

“挺怪的词儿。”

“我开始仅得到这么一个词,她没有解释,但我后来终于从字面上推测出了它的含义。”

“他?他是谁?”

“……后面再说吧,我们继续:如果你认为我是善意的,这并不是你感到安全的理由,因为按照第一条公理,善意文明并不能预先把别的文明也想成善意的,所以,你现在还不知道我是怎么认为你的,你不知道我认为你是善意还是恶意;进一步,即使你知道我把你也想象成善意的,我也知道你把我想象成善意的,但是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我怎么想你怎么想我的,挺绕的是不是?这才是第三层,这个逻辑可以一直向前延伸,没完没了。”

“我懂你的意思。”

“这就是猜疑链,这种东西在地球上是见不到的。人类共同的物种、相近的文化、同处一个相互依存的生态圈、近在咫尺的距离,在这样的环境下,猜疑链只能延伸一至两层就会被交流所消解。但在太空中,猜疑链则可能延伸得很长,在被交流所消解之前,黑暗战役那样的事已经发生了。”

大史抽了一口烟,他沉思的面容在黑暗中显现了一下,“现在看来黑暗战役真的能教会我们好多事。”

“是的,星舰地球的五艘飞船仅仅是五个‘类宇宙文明’,还不是真正的宇宙文明——因为它们都是由人类这同一物种组成的,相互间的距离也很近——尽管这样,在生存死局下,猜疑链还是出现了。而在真正的宇宙文明中,不同种族之间的生物学差异可能达到门甚至界一级,文化上的差异更是不可想象,且相隔着无比遥远的距离,它们之间猜疑链几乎是坚不可摧的。”

“这就是说,不管你我是善意文明还是恶意文明,结果都一样?”

“是的,这就是猜疑链最重要的特性:与文明本身的社会形态和道德取向没有关系,把每个文明看成链条两端的点即可,不管文明在其内部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在进入猜疑链构成的网络中后都会变成同一种东西。”

“可是如果你比我弱小很多呢,对我没有威胁,这样我总可以和你交流吧?”

“也不行,这就要引入第二个重要概念:技术爆炸。这个概念她也没来得及说明,但推测起来比猜疑链要容易得多。人类文明有五千年历史,地球生命史长达几十亿年,而现代技术是在三百年时间内发展起来的,从宇宙的时间尺度上看,这根本不是什么发展,是爆炸!技术飞跃的可能性是埋藏在每个文明内部的炸药,如果有内部或外部因素点燃了它,轰一下就炸开了!地球是三百年,但没有理由认为宇宙文明中人类是发展最快的,可能其他文明的技术爆炸更为迅猛。我比你弱小,在收到你的交流信息后得知了你的存在,我们之间的猜疑链就也建立了,这期间我随时都可能发生技术爆炸,一下子远远走在你的前面,变得比你强大。要知道在宇宙尺度上,几百年只是弹指一挥间,而我得知你的存在和从交流中得到的信息,很可能是技术爆炸最好的导火线。所以,即使我仅仅是婴儿文明或萌芽文明,对你来说也是充满危险的。”

史强看着远处罗辑那边黑暗中的火星想了几秒钟,又看看自己的烟头,“那我只能保持沉默了。”

“你想想这对吗?”

他们都抽着烟,随着火星不时增亮,两个面容交替在黑暗中浮现,仿佛是这个简洁宇宙中两个深思的上帝。

史强说:“也不行,如果你比我强大,既然我能发现你,那你总有一天能搜寻到我,这样我们之间就又出现了猜疑链;如果你比我弱小,但随时可能发生技术爆炸,那就变成第一种情况了。总结起来:一、让你知道我的存在;二、让你存在下去,对我来说都是危险的,都违反第一条公理。”

“大史,你真的是个头脑很清楚的人。”

“这一开始我的脑瓜还是能跟上你的。”

罗辑在黑暗中沉默了很长时间,他的脸在火星的微光中浮现了两三次,才说:“大史,不是什么开始,我们的推论已经结束了。”

“结束?我们什么也没弄出来呀?你说的宇宙文明图景呢?”

“你在得知我的存在后,交流和沉默都不行,你也只剩一个选择了。”

在长时间的沉默中,两个火星都熄灭了,没有一丝风,黑暗在寂静中变得如沥青般黏稠,把夜空和沙漠糊成一体。最后,史强只在黑暗中说出一个字:

“操!”

“把你的这种选择外推到千亿颗恒星中的亿万文明上,图景就出来了。”罗辑在黑暗中点点头说。

“这……也太黑了吧……”

“真实的宇宙就是这么黑。”罗辑伸手挥挥,像抚摸天鹅绒般感受着黑暗的质感,“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不管是不是猎人,不管是天使还是魔鬼,不管是娇嫩的婴儿还是步履蹒跚的老人,也不管是天仙般的少女还是天神般的男孩,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宇宙文明的图景,这就是对费米悖论的解释。”

大史又点上了一支烟,仅仅是为了有点光明。

“但黑暗森林中有一个叫人类的傻孩子,生了一堆火并在旁边高喊:我在这儿!我在这儿!”罗辑说。

“有人听到了吗?”

“被听到是肯定的,但并不能由此判断这孩子的位置。到目前为止,人类没有向宇宙中发送过地球和太阳系位置的确切信息,从已经发送的信息中能够知道的,只是太阳系与三体世界的相对距离,以及这两个世界在银河系中的大致方向,但这两个世界的确切位置还是秘密。要知道’我们处于银河系边缘的蛮荒地带,相对安全一些。”

“那你的咒语是怎么回事呢?”

“我通过太阳发送到宇宙间的那三张图,每张上面有三十个点,代表着三十颗恒星在三维坐标系相应平面的位置投影。把这三张图按照三维立体坐标组合起来,就构成了一个立方体空间,那三十个点分布在这个空间中,标示出187J3X1与它周围三十颗恒星的相对位置,同时用一个标识符注明了187J3X1。

“你仔细想想就能明白:一个黑暗森林中的猎手,在凝神屏息的潜行中,突然看到前面一棵树被削下一块树皮,露出醒目的白木,在上面用所有猎手都能认出的字标示出森林中的一个位置。这猎手对这个位置会怎么想?肯定不会认为那里有别人为他准备的给养,在所有的其他可能性中,非常大的一种可能就是告诉大家那里有活着的、需要消灭的猎物。标示者的目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黑暗森林的神经已经在生存死局中绷紧到极限,而最容易触动的就是那根最敏感的神经。假设林中有一百万个猎手(在银河系上千亿颗恒星中存在的文明数量可能千百倍于此)可能有九十万个对这个标示不予理会;在剩下的十万个猎手中,可能有九万个对那个位置进行探测,证实其没有生物后也不予理会;那么在最后剩下的一万个猎手中,肯定有人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向那个位置开一枪试试,因为对技术发展到某种程度的文明来说,攻击可能比探测省力,也比探测安全,如果那个位置真的什么都没有,自己也没什么损失。现在,这个猎手出现了。”

“你的咒语再也发不出去了,是吗?”

“是,大史,再也发不出去了。咒语必须向整个银河系广播,而太阳被封死了。”

“人类只晚了一步?”史强扔掉烟头,那粒火星在黑暗中划了一个弧形落下,暂时照亮了一小圈沙地。

“不不,你想想,如果太阳没有被封死,我对三体世界威胁要发出针对它的咒语,会怎么样?”

“你会像雷迪亚兹那样被人群用石头砸死,然后世界会立法绝对禁止别人再有这方面的考虑。”

“说得对,大史,因为太阳系与三体世界的相对距离和在银河系中的大致方向已经公布,暴露三体世界的位置几乎就等于暴露太阳系的位置,这也是同归于尽的战略。也许确实晚了一步,但这是人类不可能迈出的一步。”

“你当时应该直接向三体发出威胁。”

“事情太诡异,当时我没能确定,必须先证实一下,反正时间还多。其实真正的原因在内心深处,我真的没有那个精神力量,我想别人也不会有。”

“现在想想,我们今天不该去见市长的,这个事,让全世界都知道了就更没希望了,想想那两个面壁者的下场。”

“我只是想尽责任而已,你说得对,真的是这样,希望我们都不要说出去,但你要说也行,就像她所说的:不管怎样,我都尽了责任。”

“老弟放心,我绝不会说的。”

“如论如何,希望已经不存在了。”

两个人走上了路基,来到黑暗稍微淡些的公路上,甚至远方居民区稀疏的灯光都刺得他们眯起了眼。

“还有一件事,你说的那个……他?”

罗辑犹豫了一下说:“算了,只需要知道,宇宙文明公理和黑暗森林理论不是我想出来的。”

“我明天就要去市政府工作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话。”

“大史,你帮我够多的了,明天我也要去市里,去冬眠移民局,联系她们苏醒的事。”

~

摘自《三体2:黑暗森林》之危机纪年第12年,三体舰队距地球2.10光年。

作者:刘慈欣,男,汉族,1963年6月出生,1985年10月参加工作,山西阳泉人,本科学历,高级工程师,科幻作家。

欢迎关注外星人的小窝

相关阅读
  • 这不是简简单单的一款游戏 它是我的童年

    这不是简简单单的一款游戏 它是我的童年

    2018-02-07

    拳皇,简称"KOF",是SNK旗下著名的对战型格斗游戏系列,因其独特的3V3对战模式和优秀的平衡性享誉游戏圈。或许现在的90后,00后的朋友会不知道什么是拳皇,但是“拳皇”二字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印象一定是非常深刻的,接下来给大家介绍下我与“拳皇”之间的深厚的友情故事吧。我最初接触到“拳皇”的内容还不是游戏,先...

  • 袁立飞机上座位被占还被泼咖啡,这次她真的处理不当,真该被批!

    袁立飞机上座位被占还被泼咖啡,这次她真的处理不当,真该被批!

    2018-02-21

    多年以前,袁立因为杜小月被大家熟知,后来她远嫁国外渐渐淡出国人视线。去年,一个《演员的诞生》让袁立再次爆红,她和她的公益事业——关心尘肺病人也引起广大网友乃至国家层面的关注。袁立因此被国家安监局邀请担任尘肺病防治慈善大使。后来,她又入选2017中国慈善名人榜。袁立的公益行动值得肯定,但这次有一件事她的确...

  • 收到通报!平昌第2例兴奋剂丑闻为俄冰壶运动员

    收到通报!平昌第2例兴奋剂丑闻为俄冰壶运动员

    2018-02-19

  • 梅德韦杰娃,这个俄罗斯美到逆天的小姐姐,你有没有被她迷倒?

    梅德韦杰娃,这个俄罗斯美到逆天的小姐姐,你有没有被她迷倒?

    2018-02-13

    前天,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团体赛女单短节目的比赛,俄罗斯梅德韦杰娃当之无愧获得了该项目的最高分81.06。此成绩创造了历史新高,同时这一成绩也帮助俄罗斯奥林匹克队,在团体赛整个排行榜上积分上升到第二名,本有可能在昨天的决赛中向金牌发起冲击的。但很遗憾,昨天的决赛,加拿大队力压俄罗斯,凭借8套节目分别拿到4个...

  • “天津三绝”之首的狗不理包子,竟然少有本地人吃,这是为什么呢?

    “天津三绝”之首的狗不理包子,竟然少有本地人吃,这是为什么呢?

    2018-03-14

    包子是每个地方都有的早餐选择之一,也是很传统的中国风味小吃之一。一直以来馒头、菜包和肉包是最为常见,可近些年来天津的狗不理包子也慢慢的在大街小巷普及起来了。你的家乡是否也开始有其身影了?记忆里故乡的第一家天津狗不理包子是去年年初开的,当时我还在另外一座城市工作。包子铺开业那天有优惠,表姐也去凑热闹了...

推荐阅读